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首页快讯正文

欧博注册 ce[:焦点访谈:燃烧『shao』吧冰雪 一 yi[家三代冰‘bing’雪梦

admin2021-12-0734

  消息(焦点访谈):在申办北京冬奥会时,“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是我们做出的庄严承诺。这向世界传达出这样一个信息:冬奥会不仅仅是竞技层面的争金夺银,更重要的是让更多人从冰雪运动中受益,尤其是激发更多的青少年参与到冰雪运动中,享受其带来的健康和快乐。过去,由于经济社会发展和地区气候条件的限制,我国的冰雪运动普及有“不过山海关”的说法。而这几年,冰雪运动迅速“南展西扩东进”,爱好者越来越多。今天我们就通过一家三代人的滑冰故事,来看看冰雪运动的变迁。

  小姑娘申子航今年14岁,一大早她就开始为一堂线上花样滑冰课做着准备。

  如果没有疫情,申子航应该在姥姥和妈妈的陪伴下到北京的冰场训练,度过这个周末。这一次,只能通过远程视频的方式来上课。

  手机的那端,是她的教练前花滑男单名将李成江。喜欢花样滑冰的人都知道,李成江是我国著名花样滑冰运动员,曾经获得过四大洲花样滑冰比赛和全国比赛的冠军。退役多年的他,现在把主要精力放在花样滑冰的普及和教学上。虽然上的是视频课,但学生学得认真,老师教得也一丝不苟。

  申子航正在练习两周半的跳跃,对她而言,这是一个瓶颈,已经练习了一年,可她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申子航在姥姥和妈妈的影响下,六岁开始学花样滑冰。她刚刚踏足冰场不久,就赶上我国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目标的驱动下,冰雪运动在全国各地迅速火热起来。室内冰场越来越多,仅在石家庄就有了20多个室内冰场,同时滑冰俱乐部也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地出现,不少前知名运动员加入到了大众教学中。

  几年前,为了提高技术,申子航拜师名将李成江,每个周末都从石家庄赶到北京上课。在李成江眼里,申子航是个痴迷花滑的孩子,从不缺课。

  能够随时随地到条件优越的室内冰场滑冰,又可以师从花滑名将,这样的学习条件是同样喜欢花样滑冰的姥姥丁建卫和妈妈康冀荣过去想都不敢想的。

  今年70岁的丁建卫在内蒙古呼和浩特长大,从5岁开始就爱上了滑冰。

  热爱却面临着现实问题。首先就是装备不够。在那个年代,冰鞋属于奢侈品,只有体校和一些单位才有,市场上不多见,普通人也买不起。丁建卫靠着四处借鞋滑了十多年,直到参加工作了,拿了第一笔工资,才托人买到了第一双冰鞋。最珍贵的第一双鞋,却为了朋友们故意买大了几码。

  申子航的姥姥丁建卫说:“谁都没有鞋,就我有鞋。我买一双大的也是为了他们,让他们一块滑。我们五个人,就一人进去滑一会儿。还争呢,你滑得多了,我滑得少了。”

  丁建卫回忆说,那个时候滑冰不仅冰鞋是奢侈品,冰场同样也是。在她的记忆中走遍呼和浩特都找不到一块正规的冰场,更别说室内的了。东北、内蒙古、西北、华北寒冷地区像丁建卫这样的冰雪爱好者,想滑冰只能在数九寒冬时室外的湖面上过过瘾。

  对于滑冰的记忆,一九八零年出生的康冀荣与母亲很有共鸣。康冀荣在石家庄长大,在母亲丁建卫的熏陶下,也热爱滑冰。那时候,生活条件虽然好了些,冰鞋比较容易买到,但是仍然没有一个室内冰场。

  李成江和康冀荣同龄,生在吉林长春,有着得天独厚的冰雪条件。然而,就算是进到了专业队伍里,也依然很长时间没有正规室内冰场进行训练。

,

欧博注册www.aLLbetgame.us)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花滑教练李成江说:“我是9岁(1988年)的时候第一次滑室内的冰,全国冰场不超过五个。”

  冰场难找,冰雪爱好者更是寥寥。

  这种状况直到1995年才开始有所改观。那几年,陈露先后夺取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女单冠军和奥运会花滑女单第三名。

  丁建卫说:“咱们国家多少年都没有奖牌,前二十名进去都非常困难,拿了世界冠军,奥运会拿了第三名,看到陈露跪在地下哭的时候,我们的眼泪都止不住,太不容易了。”

  中国运动员在国际崭露头角,让花滑甚至是冰雪运动走进了大众视野。不久,石家庄有了第一家室内冰场。    

  申子航的妈妈康冀荣说:“简直太高兴了,天天去滑冰,大年三十的下午,我们还在那训练滑冰呢。从冰场出来的时候,当时不觉得要过年了,但是走到回家的路上,走了一半,听到阵阵炮声,这时候才意识到要过年了,年来了,要回家了。”

  有了冰场,康冀荣终于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学习花滑了,可是过程依然艰难。首先没有专业的教练,而此后没几年,冰场就因为客流量小,经营入不敷出而倒闭。

  没有冰场的日子又回来了,这样持续了近十年时间。这期间,全国范围内的冰场只有零星增加,其中大部分还是在东北地区。冰雪运动依旧没有突破原有传统地区范围。

  李成江2009年退役,对那时的情形他记忆犹新。

  李成江说:“我转业的时候2009年,全国大概有二十几块正规场馆,商场不算,正规场馆大概有二三十块。”

  石家庄既没有冰场,又没有专业教练,可是又喜欢花滑,怎么办?为了学习花滑,康冀荣真是想尽了办法。听说北京有了第一家商业滑冰俱乐部,她经常周末坐火车到北京学习花样滑冰。此时的康冀荣早已经过了专业花滑运动员学习的最好年龄。

  在北京和石家庄两地奔波,这样的双城生活如今也复制到了申子航身上。两代人不同的是,妈妈康冀荣去北京是为了能滑冰,而女儿申子航去北京则是为了滑得更好,走得更远。

  丁建卫和康冀荣每每看到申子航在冰上起舞,就会感慨,孩子赶上了好时代。

  其实,目前像申子航一家这样的冰雪爱好者已经越来越多。据了解,2015年,北京获得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举办权。此后,中国相继出台《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实施纲要(2018-2022年)》《冰雪旅游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年)》等文件,推动民众参与冰雪运动。

  如今的三代人,最快乐的时光就是一同在冰上飞翔。

  三代人追寻冰雪梦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我国冰雪运动发展的历程。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热爱上了冰雪运动。有这样一组数字:截至2020年底,全国室内外各类滑雪场已达到803个,比2015年增加了41%,已有标准冰场654块,比2015年增加了317%。数字讲述着我们身边的巨变,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正在从愿景走向现实。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 2021-12-07 00:05:16

      受到伤病的困扰,溜马最近显示欠佳,此前遭到连败。他们是背靠背作战,昨天败给塞尔特人。现已加入我的最爱